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2-07  浏览刺次数:


  这并不是一桩多么复杂的案件,犯罪嫌疑人的骗术也未必有多么高超。可就是有人那么轻易地上钩。

  受骗者不乏有社会地位,有丰富社会经验的人士,他们被骗的原因却十分相同都是为了要投资生利,也都尝到了那么一点点甜头。利益的幻想让他们自己都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更何况犯罪嫌疑人给他们制造了那么多的光环和借口。

  当投资生利的好消息在你身边传播的时候,希望读过这篇报道的人们在心里多问几个为什么。

  8月6日,江西省抚州市检察院以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史志成提起公诉。这个多次诈骗他人共计198万元的“老板”终于显了形。他曾自称是华东交通大学教授,是在澳大利亚留过学的“海龟”,如今还在外面搞着工程。实际上曾化名车羽中的史志成,1968年10月8日出生,是安徽省淮南市大通区孔店乡的一个农民,只有高中文化,他根本不是什么华东交通大学教授,当然也没有去过澳大利亚。

  可发人深思的是,那些社会经验和智力都不比他差的人,怎么就让他蒙了呢?难道在面对他的谎言时,他们都成了把脑袋扎进沙子里的鸵鸟?

  线年说起,那年戴德在南昌负责一税务培训班时,史志成因送教材与戴德相识了,这之后两人也没有任何接触。当时戴德甚至连史志成的名字都不知道。

  转眼到了2005年。一天,戴德和几个朋友酒后到一家洗脚屋泡脚,在上楼时碰到了史志成。戴德并没有认出史志成来,而史志成立刻认出了戴德。

  史志成立刻上前搭讪,自我介绍说:自己2002年曾到税务培训班给戴德送过教材。他这一提,戴德才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接着史志成热情地表示,这洗脚屋是他开的,今天客他全请了,还当即替戴德他们签了单。这之后戴德与史志成还见过几次面,只是两人关系并不熟。

  一个关键的事件出现在2007年,戴德和史志成再次见面的两年之后。戴德有个姓熊的同学,开了家服装店。一天同学心急火燎找到戴德说:“你在税务局工作,认识做生意的人多,认不认识车羽中(即史志成的化名),知道不知道他的住处?”原来史志成借了他30万元,现在马上到期了,却找不到人了。戴德当即打电话给史志成,没想到史志成马上答应还钱。

  没过几天,史志成邀上戴德主动上门到了戴德的同学家。当着戴德的面,史志成不仅还了借的30万元本金,而且还严格按当初借款的承诺,给了一年23万元的利息。

  实际上,史志成本来是准备赖账不还的,要不然戴德的同学为啥找不到史志成呢?

  史志成决定要还这笔款,是在戴德打电话后,而且他还要当着戴德的面。史志成看准了戴德是国家机关的人,身边的同学朋友有钱的多。为了能诈骗到更多的钱,史志成下了借30万元一年还本付息53万元的赌注。这就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史志成赌对了。他还本付息的行为,让戴德对史志成刮目相看,认为他非常豪爽,对他充满了好感,也为今后他和他的几个朋友被史志成所骗留下伏笔,这是后话。

  戴德当时没好好想想:有哪种生意能获如此高额之利润?为什么人家会出如此高息?他没有想,想了就不会有后面上当的事了。

  史志成取得了戴德的信任,他们的交往也慢慢多了起来。史志成称自己叫车羽中,是华东交通大学的教授,赴澳大利亚留过学。现在还在外承接工程,做着老板。

  戴德对史志成的自我介绍没有丝毫怀疑,没有到就在南昌的华东交通大学去核实一下有没有这个人,更没有想到人肉搜索一下。他心里也许老晃着史志成还本付息的豪爽形象了。从此戴德以车教授称呼史志成,而史志成便以车教授的身份出现在戴德认识的人的圈子里。

  郭处春、郑园林、陈均、展荣,与戴德很要好,不是他的同学,就是他的朋友。他们与戴德等经常在一起吃饭、喝茶、聊天。

  戴德与他们交往时常带上史志成,这样一来二去,史志成也和他们相识了。这几个人都挺信任戴德,见戴德与史志成很熟,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喝茶、聊天,所以便以为史志成也比较可靠。史志成健谈、大方、豪爽,与他们相处得很好,没人怀疑过他教授的身份,也从没人去核实过他的身份。就这样史志成为日后行骗打下了基础。

  2007年12月,史志成找到戴德说,要借钱做工程,并承诺一年有30%的收益。戴德想也没想便同意借钱给史志成,甚至没问史志成具体做什么工程。戴德到银行用他自己的住房办了抵押贷款,共贷了50万元,分别于2007年12月26日、2008年1月22日两次借给史志成40万、10万元,史志成分别写了收条和投资合作协议,协议规定史志成负责确保每年不低于30%的收益率并承担同期银行贷款利息。

  接下来“教授”要对圈子里的人下手了。作为戴德的朋友,陈均对史志成华东交通大学的教授身份也深信不疑。

  在和史志成的交往过程中,无论史志成去抚州还是陈均去南昌,他们都会像朋友一样相互热情接待一番。

  2009年8月的一天,史志成到了抚州,他找到陈均说:自己在安徽省国税局接到一笔采购汽车的业务,业务量大,可资金不足。他问陈均有没有钱借,并许诺借20万元,一个月后还陈均25万元。

  陈均看到高息心就动了,也没深想这样的高息合理不合理、可不可能。当时便借给了史志成20万元现金,史志成也“豪爽”,当面就打了借条。

  一个月后,史志成付给陈均5万元利息,叫陈均将本金20万元继续借给他,承诺一年后给陈均6万元利息。陈均同意了。

  一个星期后,史志成再次到抚州找到陈均称:又接到一笔安徽省淮南市国税局的装修业务,需要资金周转。他再次向陈均借了30万元,史志成就将上次借的20万元和这次借的30万元一起打了一张借条给陈均,写明一年后连本带息还陈均76万元钱。

  2009年9月30日,史志成再一次到抚州找到陈均,仍称需要资金周转,还要借钱,陈均再一次借了28万元给史志成,史志成又将上次的那张借条一起打了一张总借条给陈均,写明一年后连本带息还给陈均112万元。史志成一次次借钱,一次次编造承接工程的借口,陈均都没有去思考和核实他的真伪。他只注意让史志成打借条,写明金额。他也只看到了那高高的收益。

  郭处春是戴德的同学,他是在和戴德在一起喝茶聊天时认识史志成的。此后史志成便经常联系郭处春,时常在一起吃饭喝茶。

  2009年10月19日,史志成给郭处春打电话说:江西某县国税局有办公大楼装修工程,自己现在要去那里投标,由于其所有的资金都未结清,手上很紧张,准备向郭处春借20万元去做投标保证金。

  说起来郭处春还是谨慎的,接到史志成电话后他不放心,考虑到史志成是戴德的朋友,他便给戴德打电话。他问戴德,史志成这人可靠不可靠?戴德说,他自己也借了钱给史志成。郭处春见戴德都借钱给史志成了,又考虑到史志成是华东交通大学的教授,这样就相信了史志成。

  郭处春要核实史志成的身份,他就应该到华东交通大学去核实史志成的教授身份,他去问戴德,殊不知戴德也没去核实过史志成的教授身份。与戴德通电话后,郭处春当时就取了现金15万元钱借给史志成,史志成当时打了一张借条,并承诺挣到钱除了还钱还要弥补郭处春的损失。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史志成就很自然地向郭处春借了第二次钱。

  那是在2010年6月23日,史志成对郭处春称,自己承包的工程完工了,现在结账需交税,要向郭处春借5万元急用,过几天就归还。郭处春马上就借了5万元给史志成,当然史志成也打了借条。

  2009年12月份的一天,史志成同样以承包某国税局工程为名先后两次向郑园林借了人民币50万元,借期3个月,承诺付给10万元的利息,向郑园林打借条一张。2010年8、9月份的一天,史志成同样以承建某县国税局工程需要资金为由,向展荣借款5万元。

  陈均前前后后借了73万元给史志成,史志成也与陈均继续交往着。陈均到南昌玩,史志成也会接待,打电话当然也打得通。

  但到了2010年9月份,因为借款时间快到期了,陈均再打史志成电话,史志成就经常不接陈均电话,接了电话也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还款。陈均感觉不对劲,向朋友四处打听史志成的情况。他想到,最初自己是通过戴德与史志成结识的,便与戴德联系。

  戴德一听陈均的怀疑,也害怕了。他马上到华东交通大学询问,真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华东交通大学明确告诉戴德,该校无史志成这个人。戴德和陈均便一直找史志成还钱,史志成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拒不还钱。2010年12月20日史志成来抚州时被陈均发现,陈均便将史志成扭送到公安机关,并报案。公安机关遂立案侦查。

  史志成当然是在骗。不光教授身份是假的,那些生意也是虚构的。他于2007年10月曾在南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江西省众佑超成实业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是国内贸易,但公司没有员工,财务会计和出纳都是他自己,其所说的承建工程和生意全部都是虚构的,要不没有这项工程,要不就是别人承建的,他却说是自己承建的。

  诈骗来的巨款,据史志成自己说全部花掉了,他在银行也没有存款,也没有动产和不动产,根本无归还的能力。史志成先后有三个老婆,第一个老婆是在家乡娶的,替他生了两个小孩;第二个老婆,是他离开家乡后到南昌认识并同居,替他生了一个小孩;现在和第三个老婆一起同居生活,第三个老婆替他生了一个小孩。而这些孩子的开支都是史志成承担的。

  史志成的骗术并不高明,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上当?为什么会被骗这么多的钱?

  戴德因为目睹史志成的一次还款付息行为,就认为史志成很讲信用。郭处春、郑园林、陈均、展荣与戴德是同学或朋友,他们借史志成钱,可以说是因为相信戴德。然而这些只是表面现象,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于贪图暴利。本案中史志成骗人的手段就是许诺给高息:史志成向戴德借50万元,承诺一年30%的收益;向陈均借78万元,许诺一年还本付息112万元;向郑园林借人民币50万元,借期3个月,承诺付给10万元的利息。

  其实人们只要认真去思考一下,像这种高息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人家会这样出高息?多想想就能悟出有问题,就不会去上当。然而人们让发财的欲望蒙住了眼睛。(文中受害人皆为化名)